王朔作品《動物兇猛》讀后感

只有看完《動物兇猛》的原書,才會發現,姜文拍的《陽光燦爛的日子》還是有太多沒有表達出來,王朔在書中那最后處的坦白,就像是一位在同伴面前不斷吹噓自己聽說來的豐功偉績的孩子,把故事編得好聽、完整,但最后還是因為自己的善良與誠實導致心虛,不得不承認故事是假的,相比之下姜文電影中的坦誠顯得不夠坦誠。
王朔作品《動物兇猛》讀后感
我從小就對這種大院的生活充滿親切感,母親從小在大院長大,后來隨著姥爺工作的調整離開了大院,從我記事開始,媽媽總給我講她小時候在軍區大院的故事,在那里的生活,并且家里總是在看那個年代的電視劇,這些都在某一程度上影響了我。有一次在網上看到了王朔本人的訪談,發現我們在某些詞語的使用上具有相當的一致,一些日常用語喜歡用軍事詞語替代,比如「轉戰某地」「解放XXX」之類的,更發現和《動物兇猛》中的他一樣,在小的時候都以「共產主義候補戰士」自居,隨時準備著為國家那解放全人類的號角沖鋒陷陣,不過我們的年齡差了許多。
王朔作品《動物兇猛》讀后感
書中最后那部分的老實交代,在我眼中起到了一種反高潮的效果,如果沒有王朔把書中幾個彰顯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的情節承認自己夸張描寫,這本書與其他青春小說無異,正是由于這部分,《動物兇猛》才更是一本真實的青春期的小說,誰的少年時代不是在自己虛弱的身體下做著草莽英雄的夢,誰的心上人在夢里不是被自己吸引,死心塌地。王朔寫這本書時已不再年輕,時間的遙遠使他模糊了青春時期的真實與當年在大腦中幻想多次的場景,反倒是一筆坦誠,讓書中頓時現了兩種角度,你是英雄,你可以繼續為了愛情為了義氣打架逞威風,像書中寫的那樣;你沒有那么多故事,也可以把他人的故事按在自己身上,做自己曾經沒做過的、沒做完的夢。

人也是被欲望驅使的動物,它的兇猛可以表現在肢體上,也可以在回憶里釋放。

來源:
豆瓣用戶“高木正雄”:http://www.douban.com/people/67353560/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459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切實增強版權意識 上海啟動“劍網2018”行動

2018.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