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紳士與騎士之魂---《三個火槍手》


作者:亞歷山大·仲馬(Alexandre Dumas, père)(1802~1870年),又稱大仲馬,法國19世紀浪漫主義作家、劇作家、小說家。 代表作品 《三個火槍手》(舊譯《三劍客》)、《基督山伯爵》。大仲馬被后人美譽為“通俗小說之王”。
 
故事主線內容是平民出身的達達尼昂到巴黎參軍,加入國王路易十三的火槍手衛隊,和其他三個火槍手成為朋友的故事。隨著劇情的推進,他們為了保護往后奧地利的安妮的名譽,抗擊紅衣主教黎塞留,通過了主教黎塞留設置的重重障礙,前往英國,從白金漢公爵那里拿到往后的鉆石,并且挫敗了主教挑撥國王夫婦的計謀。
 風中的紳士與騎士之魂---《三個火槍手》
讀者喜愛《三個火槍手》,是從東華里的阿拉米斯開始的。于是讓不少人小時候就看過這本著作,也是因為動畫的原因,所以讓讀者對阿拉米斯有先入為主的好感,雖然知道,小說里的他,完全不是動畫里的她。但只要是涉及到他的情節,總會讓人記憶猶新。
 
在故事里面,阿多斯幽默,高貴和權威感;波爾多斯的單純,可靠和愛慕虛榮;達達尼亞的冷靜和略帶著私心的忠心,而阿拉米斯給人的印象則讓人感到模糊。
 
他好像跟其他三個人都有特點,但又沒那么徹底。
 
大仲馬也在本書當中注入了很多東西,讓這篇故事承載許多東西,包括他的思想,他的理念,他的憧憬甚至他心靈深處最茫然的疑問。《安娜·卡列尼娜》和《挪威的森林》就是這種;另外一種則輕松的許多,沒有批判沒有憤怒也沒有悲憫和挑釁,他只是想講個有意思故事而已,以至于讓讀者覺得,寫《三個火槍手》就是好玩而已。
 
四個個性各異的朋友間的友情,老奸巨猾又不失紳士之氣的老人,還有一個沖冠一怒為紅顏發動戰爭的貴族,心如蛇蝎貌美如花的女人。這只是一個好玩的故事而已,而故事里面最吸引人的,是每一個人物,都充滿了對世界的熱情。
 
脫口而出的愛,動不動就以生命為賭注的戰斗,也許我們現在看來是有點腦子不正常。但在當時看來,世人都覺得既然我們莫名來到這個世界上,我們又何必把生命看得太過沉重。書里的價值觀哪怕是幼稚也好過歪曲,愛自己選擇的女人哪怕是瘋狂也好過沒有,憎恨自己的敵人哪怕是殘忍...反正不是圣人,錯了就改正,心痛了就哭。
 
放到現代生活也是一樣,餓了就吃,困了就睡,沒錢就掙,想誰就去見,簡簡單單。
 
每一個人都在選擇自己的人生,或許有讀者看史記覺得很不理解,為什么會有人為了一句贊美或者贊賞而去送命,基督山伯爵就是一個很好例子;我用我的價值觀來判斷,這是對的,這是錯的,我們每個人總是喜歡說服別人,希望他人能夠認同自我的價值觀。
 
但現在不一樣,浮躁社會帶來的沖擊讓不少人變的迷茫,到底什么是正確的?哪條路又是對的?
 風中的紳士與騎士之魂---《三個火槍手》
就像達達尼昂一樣,他的情人最后死在他曾經追求過的一個女人手上。他的品質勇敢,正直,忠誠,聰明但卻保護不了他深愛的女人。也許他也會后悔吧,他的淚水奪眶而出,然后叫囂著要去報仇,他的人生路還得繼續下去。
 
以后還有愛情,幸福,后悔,淚水等著他。
 
在四個人當中,真正的靈魂人物是阿多斯,他身上具備著英勇沉穩,優雅高貴,遵循古老的貴族道德標準,一個重視傳統文化并代表著最純粹的騎士風度。文中也可以看到作者大仲馬給了他不少筆墨。
 
正如達達尼昂對他的喜愛和尊敬一樣。在書中有關阿多斯的描寫都是正面的,很少有調侃的筆調。達達尼昂可以心安理得的欺騙波爾多斯,可以口是心非的對抗阿拉密斯,但絕對不會欺騙阿多斯,也不會讓二人刀劍相向。
 
在《二十年后》王家廣場一節當中,四個朋友因為政治觀點不同而分為兩個陣營,劍拔弩張之際就是阿多斯率先站出來,當著眾人的面折斷了自己的劍,用這種方式來告知自己并不想打架,也用這種方式彌補了雙方的關系。
 
對達達尼昂來說,阿多斯更像是導師和父親的角色。
 
從另一方面來講,法國大革命前期平民力量日漸抬頭,阿多斯的形象代表了對那個中世紀年代逝去的緬懷和追想。當然,這也注定了他是一個逆時代而行的悲劇角色,也從這里看出大仲馬自己內心的矛盾。
 
在當時的文壇,筆桿子是政客拉攏的對象,大仲馬是支持共和政體的,內心卻保有對逝去年月的浪漫英雄主義抱著赤城的贊美之情。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布拉熱隆子爵》,將阿多斯養子拉烏爾當作故事主角。
 
拉烏爾承擔著養父阿多斯的騎士精神。而拉烏爾之死,或許是大仲馬筆下以阿多斯為代表的的貴族時代覆亡的象征。
 
四個人這種反反復復的人生,看新的故事,也不時翻閱以前的感動,認識新的朋友。但遇見老朋友也可以相談甚歡,默契的聊天。我們之間有說說笑笑,吵吵鬧鬧,有猜疑原諒;有淚水和快樂,就好像我每天都看見這個城市的夕陽。
 
也許有時候我會惆悵,有時候覺得很安心。但無論如何,只有愿意放眼看世界,才會產生這樣的情感。
 
關于作者大仲馬的結局,流傳最廣的版本如下:大仲馬六十八歲那年,放蕩不羈愛自由的他愛上了一個年輕的美國女演員,很不幸的是,這個女子在一次演戲的時候從飛馳的馬上掉下來摔死了。
 風中的紳士與騎士之魂---《三個火槍手》
安葬心上人之后,大仲馬來到自己的兒子小仲馬家里等待死亡......再后來2002年的時候,大仲馬的遺骨被轉移到了先賢祠。在這之前,他一直被文壇所貶低,認為他的作品只能當做茶余飯后消遣的著作,難登大雅之堂。不管怎樣,他的故事還是在我們的記憶中留下痕跡。
 
 
 

超级快三app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0481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三觀標簽”矮化了文藝作品內在價值

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