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作者:伊塔洛•卡爾維諾
 
意大利當代最具有世界影響的作家。于1985年獲得諾貝爾文學提名,卻因于當年猝然去世而與該獎失之交臂。但其人其作早已在意大利文學界乃至世界文學界產生巨大影響。
 
卡爾維諾從事文學創作40年,一直嘗試著用各種手法表現當代人的生活和心靈。他的作品融現實主義、超現實主義與后現代主義于一身,以豐富的手法、奇特的角度構造超乎想像的、富有濃厚童話意味的故事,深為當代作家推崇,并給他們帶來深刻影響。

這本《樹上的男爵》書中最大的謎題就是“一個人只有遠離人群,才能真正的和他們在一起。”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樹上的男爵》的故事大意大概是:為了捍衛自我完整的生活,反抗家人用虛偽又繁瑣的貴族利益壓制自己的天性,柯西莫男爵從12歲開始,直到65歲死去都是生活在樹上。
 
讀者讀到這本書的第一反應可能就是:為什么會有人一輩子都生活在樹上呢?
 
作為園藝家和植物學家的兒子的卡爾維諾,幾乎不需要發揮多少的想象力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在樹上的衣食住行的等,都呈現出一種原生態的生活方式,在樹上是沒有半點違和感。與此同時,我們不禁會反思生活中到底有多少一想就不可能的事情,這些事情已是否被我們的思維定義屏蔽了可探索性嗎?
 
十幾歲的青春期,叛逆是最正常不過的了。但是在世俗庸常中的叛逆大多都沒有明確的方向,都是圖一時之快,對世間的一切規則都表示叛逆。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叛逆的目標,通常圣斗士為了去尋找所謂的自由。很多人對自由的理解都是停留在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層面上。比如說今天太累了,不想工作,如果能辭職的話,那多么的自由啊等等這類型的自由,這些自由其實都是自己在逃避責任,在逃避責任的同時又渴求得到自由上的奢求,也是對感官上片面的屈從。追求這類的自由的人,往往是得不到真正自由的人。
 
自由,是建立在規則之上的。當規則和自由的邊界被打破了,在那混沌的世界中,自由將不再成為自由。
 
柯西莫一生都沒從樹上下來過,他叛逆的性格,可以說是驚世駭俗。然而他叛逆的方式的他叛逆的程度都是徹底性的,方式和程度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表面上的叛逆,實際上卻是一個特別守規則的一個人。雖然生活在樹上,沒有人管束,也沒有需要遵守規則,自由的拷鏈也被自己扔到了樹下去,可他在生活的日常中,還是一直恪守樹下的規則的,無論是吃喝拉撒,他都保持著對他人的尊重,維系著自身文明的狀態。
 
由此看來,在樹上生活的柯西莫,只是在行為上不和常規,并不是對規則的叛逆。相反,他其實是在樹下規則之上有從新制定了一條嚴格的規則,并且用一生來堅守。值得玩味的是,正是這些規則的存在,讓他一直享受著有自己權利的生活上的自由,也讓他成為了真正的自己。這,其實才是真正的自由。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在樹上的生活,除了叛逆之外,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上樹是為了逃離樹下的世界。
 
為情所傷,看破紅塵共。這些也許都是一種放下,也許只是一時間的逃避。柯西莫上樹的直接原因就是對家族繁瑣的規則感到庸俗和厭惡,這種厭惡的程度是非常極力的,使他不愿意再像其他人一樣在地上行走。從表面上來看,這也是一種逃避的行為。
 
如果順著逃離的思想往下走,上了書的柯西莫,讓他從厭惡的人際關系中和社會政治中逃避出來,通過這種逃避的方式,去尋找自己內心中的平靜,那么這個故事,就將會變得和雞湯文章一樣膚淺無趣。
 
作者似乎是不會讓人失望的。他筆下的柯西莫,并么有因為自己對生活環境的厭惡而成為一個厭世者。相反的,他卻帶著一種距離感,帶著自己特定的規則,投身到了那個時代中,投身到了生活中,積極地去面對。
 
上樹這一個此,看上去適合地面永遠別離,實際上是讓生命與大自然更加的聯系在一起,讓生活更加貼近真實。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面對這本書的最謎題,作者沒有給出答案,反倒是柯西莫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案。之所以把這兩者分別來對待,是因為如如果作者自己雖說的,小說里相當好的人物,是自己獲得了生命。那么他的意思就是他并沒有能力去控制小說中的人物的想法,小說中阿的人物都從梳理活過來了,也可以對作者進行反抗,從而把握自己的命運。因此,柯西莫堅定地相信了自己,為了和他人真正的在一起,唯一的出路就是與他人疏遠,這是他的獨立的想法,不是作者的意志轉移。
 
有很多的評論說,把這個想法變成雞湯的形式介紹給讀者,這種想法是沒有經過思考的。對待人生的態度,應該時以自己人參搞得定位為基礎的,柯西莫之所以會選擇疏離這種方式,是因為他作為一個詩人、探險者和革命者的心態出發的。
 
作為一個詩人,需要有寬闊的心胸,心系遠方,也要有被人永記在心的作品;作為一個探險者,要獨立特性,要以世俗經驗為鑒;作為一個革命者,需要用洞察力和創新的技能,也需要有領導力和被人們所接受的親和力。只有理解了柯西莫的這三個身份,才能理解逃離的背后是有邏輯性的。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柯西莫在樹上過著自給自足的而生活,然而這樣的生活,都無法回避一個問題,那就是孤獨,要如何抵抗內心深處的孤獨感呢。
 
柯西莫懂得這個道理:集體會使人變得更加強大,能夠突出每個人的長處的短處,使人能夠完成自己的事情而感到快樂,會為那些正直的感到喜悅,為了他們能夠值得去爭取更加美好的東西。所以,生命的本質就是孤獨的,只不過大多數人都能夠用盡辦法去彌補自己的孤獨:用戀人、朋友、書籍、電影的你購房時在占據時間,造成一種我不會孤獨的假象。仔細想想,茫茫人海中,誰能夠真正懂你,你又能夠真正懂得誰呢?
 
此時,我才覺得我能夠真正理解柯西莫了。他深沉的愛著大地,熱愛大地上的人與動物,可是卻有拒絕與他們接觸,因為柯西莫懂得靈魂是獨立的,他讓孤獨站在最高處,俯瞰大地,觀察著人們的生活狀態,人后找到人們存活的意義。
 
其實叛逆和自由,逃離和孤獨都不足以理解柯西莫。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人要給自己定規矩,并不是一件什么難事。你可以讓你自己每天早起,每天堅持鍛煉,每天堅持吃早飯,要堅持努力等這一類都可以稱作為規則。規則的難度在于兩點,一是形式上的時間的長短。堅持幾天和堅持一輩子這是無法比較的。而是歸的優先級,也就是說,這個規則和其他的規則發生沖突時,要以哪個規則為準。很多的規則都無法堅持,除了自身的因素以外,很可能的就是不得不對其他的規則做出妥協。比如堅持一百天寫作,但是你的工作很繁忙,下班還要回家假扮到凌晨,你堅持的規則就必須為了工作而妥協。
 
對這種世俗規則的妥協,意味著你會達到平庸的結果。作者說道:“我們生活在一個沒有奇跡的世界,人們最簡單的個性被抹殺了,而且人被壓縮成為預定行為的抽象集合體。今天問題已經不再是自我的部分喪失,是全部喪失,蕩然無存。”因此柯西莫為自己所指定的規則就是在樹上生活一輩子,從不妥協其他的規則。
 
首先,柯西莫在選擇樹上生活后,他并不拒絕屬實的而享受,盡管是在樹上生活,他總是想法設法的把生活過得很好,但不管怎么樣,樹上的舒適度是無法和地面上比較的。因此,在樹上生活,是對感官愉悅的不妥協。
 
其次,在弟弟的大婚、父親的葬禮、母親的兵種,在這些維持家庭關系的重要時候,柯西莫都毫不猶豫呆在樹上,這是對親情的不妥協。
 對遵守規則是一種固執----《樹上的男爵》
再次,當柯西莫面對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的時候,不管是吵架鬧翻還是到最后的分手,柯西莫都沒有想過下數去追回她。這是柯西莫對愛情的不妥協。
 
更加令人震撼的是,當柯西莫對樹下的猛獸進行攻擊時,在面臨到生命安全的時候,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有沒有掉下樹去,而不是想的該如何逃生。這是柯西莫對生命的不妥協。
 
最終,柯西莫在臨死之際,他爆發出生命中最后的力量,跳進了熱氣球,沒有人看到他的一體返回地面的現象,他圓滿的實現了自己的規則,這是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實現的。
 
在樹上生活了一輩子,這個規則,超越了人的本能甚至是生命,為了遵守自己的規則放棄了親情愛情。為何這個規則的優先級,會超過世間最珍貴的感情呢?支撐柯西莫實現這個規則背后的動力和邏輯是什么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0480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日本色氣》嚴肅的社會學研究作品反映出德川時代女子們的悲哀

2019.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