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作者:村田沙耶香
 
1979年出生于日本千葉縣。畢業于日本玉川大學文學系藝術文化專業。2003年以處女作《哺乳》獲得第46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2009年出版的《銀色的歌》獲得第31屆野間文藝新人獎。2012年出版的“思春小說”《白色的街、那種骨頭的體溫》獲得第26屆三島由紀夫獎。2016年由真實體驗創作的話題性小說《人間便利店》獲得第155屆芥川獎。
 
我們生活的世界可以分為很多種,其中有作為空間存在的世界,作為文化存在的世界,也有作為人際關系存在的世界。這些世界都互相重疊著,隨著我們的情感流動而流動,在歲月的穿梭中編織出一張生活之網,將我們籠罩在其中。任何社會中都存在一個主流的群體,他們所掌控著普遍的道德價值關和價值取向。
 
每個人的身上都存在那么一些不同尋常的特點,但是在社會這個大群體當中,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傷害,人都一般都傾向于一種平面的面貌與人見面,以至于獲得安全感。
 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人間便利店》里塑造了一位缺乏常識、游離在社會邊緣的主人公谷倉惠子。
 
谷倉惠子,女,36歲,沒有正當職業。大學進入一家比那里點打零工,畢業以后仍在在便利店里工作,到現在已經十八年了。她的生活始終都是兩點一線,偶爾參加一下同學聚會或者回家探望家人,除此之外就沒有更多的互動了。惠子也沒有戀愛經歷,除了身邊的家人和同事還有工作伙伴,她就是社會中的絕緣體。
 
一眼看去這就是一個大齡剩女的枯燥又乏味的生活狀態,但是惠子有一點和常人不一樣,就是她從來就不具備人類情感上的裝置,不能夠理解別人的情緒,也不懂那些所謂的社會常識。
 
由于沒有感情,沒有同情心和憐憫之心,惠子曾多次作出不同于常人的行為。
 
上幼兒園的時候在公園里發現小鳥的尸體,正常的孩子的第一反應都是會嚇一跳,但是惠子卻把小鳥的尸體提起來拿到媽媽的面前說建議把它吃掉。面對母親怪異的眼神和要給小鳥下葬的引導下,惠子十分不理解。他看著別的孩子埋葬小鳥的尸體,又用花來裝飾在尸體的四周,她覺得十分的困惑。這樣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
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在正常的世界里,孩子會出現這種情況大多都是源于家庭的問題,例如父母沒有給與足夠的時間去陪伴孩子,導致孩子在性格上產生某些缺陷。但是惠子的家庭普通而幸福,父母都是特別溫和的人人,對她的愛足夠的多。隨著請家長的次數越來越多,父母也意識到自己的孩子與普通的孩子不一樣,他們帶著惠子去做了心理咨詢,希望能夠快速的治療惠子的這種行為,但是卻沒有有效的方法。
 
惠子雖然對著一切都沒有感覺,但是從大人們的行為當中,她也意識到了自己跟普通孩子不一樣。為了不給父母制造過多的麻煩,她決定不再對任何人主動,在學校里盡量保持沉默,有必要時就模仿別人的反應做出這種反應。就這樣,她漸漸的就成為了一個沉默寡言的女孩子。
 
在成為便利店店員孩子遷安,惠子對自己的人生沒有太多的規劃,而她進入到便利店的時候,突然發現所有人無論是出生還是性別還是長相、家庭這些特色都被消除了,都成為了便利店店員。大家都是說著同樣的話,組著同樣的事情,關注著店里的一點一滴。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沒有人覺得她不正常。
 
在便利點鐘,惠子第一次強烈的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覺自己和普通人是一樣的,作為一個正常的人維持了地球的運轉。然而工作結束之后,大家都回到家了,脫下面具,成為了真正的自己。
 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便利店人類》將主人公惠子設定為一個無法識別感情的一個人,讓她偏離正常人,像一個仿真的機器人。當她展現出這冷血無情的一面時,周圍人的反應便出現了這種恐怖的現象,正常人都會對她產生抗拒;而當她展現出人性的一面(和男人同居)時,周圍的人樂于接受她,把她當做朋友。
 
因為沒有欲望,惠子對自己生活世界的狹隘與人際關系的簡單膚淺并不杰伊。她善于觀察,不僅從人類的炎性居住上相處傳染的方法,還利用便利店的強制正常化的方法吸取的安全感。便利店不僅是惠子與外界的交接點,也是她認識社會,認識世界的中藥涂金。如果把這一條連接給斷開,那么她將會與社會隔離開,就會失去自我認知。
 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在社會中,我們通常都希望自己做一個不普通的普通人,遵紀守法、堅守職責,扮演好自己在社會中的角色。在功能性之外,對社會感性方面也有一定的評價標準:如果穿著打扮、選擇怎么樣的生活狀態等等之類的。一旦出格的話就會遭受到別人異樣的眼光。生活中動物常識一直束縛著我們,在我們想要越出我們的軌道是,它就會發出警告。
 
警告一般都來源于外界的流言蜚語、家人的苦口婆心、朋友的問候等。人們試圖用語重心長的方式來告訴你這樣做才是對的。
 被世界拋棄在外的人---《人間便利店》
一個作品,不論是在閱讀前還是在閱讀后,其實都是要面對讀者所期待的。每個讀者都會依靠著自己的經驗去填補作品中的不完全認知的那些空白。處于對作者獲獎的期待,對作品的文采的精彩的期待,對于作品想要表達的內心想法的期待,都會賦予在一個作品的身上。而這個作品,可能在問世的過程之中沒有過多的思考,它只是按照作者的醫院而生存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jsdinglt.com/10480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給我5分鐘,塔塔醬魚片端上桌!

2020.03.13